廉政文苑 廉政教育 > 首页 > 当前位置:

与红包的对话

来源:自治区纪委宣传部 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05-19

  行医十几年,一二百元的红包屡见不鲜,都被我当面拒绝掉了,去年一年就拒绝掉54个。有人表面上夸我真行真善良,暗地里讽刺我故作清高,更有人评价说红包太小不起眼也真不值得一收。其实,我真实的想法很简单:首先,认定红包不管大小都是不义之财,收之不安;其次,毕竟自己身为共产党员、政协委员,就应该有最起码的思想觉悟,就不应该拿群众一针一线;再就是,身为副主任医师,受过那么多年传统与现代教育,总想维护知识分子那种素质形象。

  可是,今天眼前这个红包却是巨大,1万元!

  是在广州发财的李先生给的,原因是他的母亲回突泉探亲突然得了急性心肌梗死,濒临死亡之际,我和同事们把这个生命挽救了回来。急匆匆飞来的李先生,没有想到一个贫困地区的县级医院能做到这一点。李先生感动之后就有了感谢的想法,就把这么大的一个红包留在了我的抽屉里。

  打开红包,1万元的现金,红红的人民币,满是诱惑。惊喜?自豪?欣慰?忐忑?恐惧?一瞬间,我的内心复杂起来,不知道该怎样感受与选择。关上门反锁,与红包对话起来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我感觉到这个“诱惑”的份量。如果其他医生都有红包,我没有,心里确实不平衡。很多同行买了好车,住上了别墅,我还是骑自行车上班。这笔额外之财,可以用来买很多很好的东西。最起码可以买两辆高档的加速自行车,自己一辆,儿子一辆,逢周日满山野的户外锻炼游玩。也可以把家里那台普通电视换了,买个索尼46寸液晶电视,看着美国大片亦或NBA、欧冠联赛,那效果一定会清晰无比、身临其境。还可以给妻子买件貂皮大衣,让她足足享受高贵包装的优势感。也可以当做盘缠,下江南,走苏杭,好好旅游一把……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病人为什么要给医生红包?病人送医生红包的现象,由来已久,是个老话题,不是什么新鲜稀奇事儿。在人情交易泛滥的社会里,办个事儿都需要关系打点、托人弄钱,何况看病这样事关生死的大事。送红包者的种种心态,不一而足,他们的共同目的就是一个,得到好的治疗和服务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医疗资源的不足和分配不平衡,加重了红包的这种社会现象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“红包不到位,开刀等排队。”社会上形成了一种不良共识,病家不给医生送红包,患者的病就始终会“悬”在那里。纵然有个别人格高尚、德术双馨的医生拒收红包,病家反而觉得心不踏实、疑虑万千,总是想方设法找门路托熟人,哭求跪拜务必要医生收下红包。此咄咄怪事,令人哭笑不得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在严峻的医患矛盾面前,医患双方的信任脆弱而荒诞。当你的亲人生病时,当你上天入地急寻治疗时,它就开始盘踞你的心头:如果没有它,疾病真的能如愿被祛除,手术真的能顺利成功吗? 红包的威力,甚至大到医生本人也被降服。一位三甲医院的资深医生就坦言,他周围的医生同事,谁要是家里人病了需要到别的医院看病,照样要给同行送红包。这说明医患双方已经形成某种“默契”,患者虽有怨言但一定要送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身边一个主刀医生曾经跟我们多次炫耀:“一个艰难手术成功,家属给了我5000元红包!5000元,在大医院不算啥,但是在县级医院可是天文数字啊!”言外之意,他的水平高,收到了医院最大的红包。他以此为荣了,我眼前这个红包足以打破他的记录,看看谁更神气?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一些国内外著名的专家导师,他们在公众场合和媒体上谈到红包时慷慨陈词、深恶痛绝,大有对收红包的医生不杀不足以平公众之愤的精神,但是遇到送红包的也多是来者不拒、多多益善,这是我遇到的事实。我更不是什么圣人名师,更没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,我们崇拜的楷模都那样了,我还有必要孤独地继续装清廉吗?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临床医生中多有过收过红包的经历,但也有不收红包的。不收红包的医生很少,主要有两种人:一种是道德品质特别高的,清廉自律,事事替病人考虑;第二种是技术水平很低的医生,没有人送,医院里的人和病人也就瞧不起这样的医生。道德品质高的医生,如果长期这样,就显“另类”,水至清则无鱼,找他的病人反而会越来越少,在医院也不会混好。现在的社会风气、世俗观点,一个医生想出污泥而不染都很难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不给红包会咋样?事实上,不给红包,绝大多数医生也不会胡搞的。电视剧《心术》里,谷超华医生的解释是:“医生是否收取红包,不会对做手术产生任何影响!”这一理论得到网友们的认可:“医生收不收红包其实在做手术时没有区别。”这红包啊,送也白送,收也白收,白收谁不收啊?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据说在美国,没有医生想去收病人的什么红包。因为,人家美国医生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和丰足的经济保障,根本没有必要再另外收取“红包”。而中国医生呢?收入不高,待遇很差,工作环境满是医闹的恶劣,按照白岩松的话说就是一种“苦逼生活”。中国医生的劳动价值非常廉价,“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”。红包,也算是对医生这种高风险低收入职业劳动的一种补偿。虽然不合情理,有违医德,却是社会通过扭曲的方式对人力资本所进行的填充弥补啊。在劳动付出与回报严重失衡的环境里,医生会想方设法使自己的报酬与劳动相符,这是人性当中趋利避害的本能使然啊。看来,收红包也有客观理由,怨不得医生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红包能杜绝吗?去年卫生部公布的《关于加强公立医疗机构廉洁风险防控的指导意见》中,明确提出患者入院时要进行医生不收“红包”、患者不送“红包”双向签字,协议书纳入病案管理。“医生不得收红包”的规定早就有了,许多医院也把收红包作为违反医风医德的“高压线”,但现实中的红包还是生生不息,送与收的双方都没怎么把这样的规定当回事。拒绝红包真的是签个字就能搞定吗? 还是重蹈此前扑杀无果的覆辙?法不责众,难整,没有人可以轻松回答。红包,是医疗大环境土壤滋生的妖艳罂粟花,一头烦恼的医改能在拨云见日后找到有效的杜绝方法吗?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红包可怕吗?收红包的背后潜伏着更大的危险,它就像一枚定时炸弹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。拿了红包,就多了更多的心里责任,就多了心神不宁。病人的治疗顺利、疾病恢复满意,一般平安无事。如果病人出现不测,就可能出问题,一旦产生医疗纠纷就很被动,腰杆难以挺得很直。还有,在病情危重的情况下,收红包有乘人之危、趁火打劫之嫌,不道德。还有,红包把正常德医患关系庸俗化、商品化、复杂化、非正常化了,见不得阳光的东西总归让人心灵残缺晦暗,不舒服啊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现在,看病难看病贵已成为广大百姓最痛恨的热点问题之一。医生收红包自然是百姓的痛恨点,从根本心里分析谁都不愿意送。整个舆论基本上是一边倒,把医院和医生推向老百姓的对立面,虽然医院和医生是冤枉的,但是谁为我们站出来主持公道啊?在这样的环境下,如果医生不自律,那岂不是授人以把柄吗?在建设和谐社会的大背景下,在和谐的医患关系面前,红包是百害而无一利,我们医生理应站在高的角度认识问题啊!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《红包医生的忏悔》:抚顺某医院的红包医生张秀敏,以自己经历说事,详细述说剖析了自己财迷心窍完全占据恻隐之心的心灵扭曲历程。她在台上告诉我们,病人的红包是救命钱不能收。那些红包是凶财,当您把凶财装入口袋时,就等于把灾难装进了口袋。她用事实告诉我们,凶财给她带了什么灾难。同时也警示所有的医生,不要愧对白衣天使的称号!看完光碟,惊我一身冷汗,这个大红包会不会让我将来后悔?我会不会像红包医生张秀敏一样站在万人的讲台上忏悔自己?即使这样深刻的忏悔,也不会让人尊敬与原谅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一幕公益广告画面:医生走出手术室对患者家属说:“好了,病人终于脱离危险了!”家属双手奉上红包连声致谢,医生拒绝并沉痛地说:“你在侮辱我!”字幕加画外音:尊重自己尊重他人扬正气促和谐!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《大医精诚》:“医人不得侍己所长,专心经略财物,但作救苦之心,于冥运道中,自感多福者耳。”意思是医生不能依仗自己的专长一心谋取财物,只要存有救济别人痛苦的想法,积下阴德到阴曹地府之中,自会感到是多福的人了。是啊,当一名医生,就一定要专心医术、安定神志,无欲念,无希求,舍弃荣华与富贵,舍弃喧哗与粗俗,与良知、道德结伴而行。

  红包啊红包——

  你和我,一场诱惑与反诱惑的博弈。你还是走吧,你拿不下一个清醒的人。

  (作者:突泉县人民医院内科副主任医师     梁君